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771次阅读
没有评论

该文章最后更新于2024-04-25 10:44,某些内容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谅解!

当一段等待凝练成了空白,当一份付出被分叉成了误解,那么,是否,我该去明白。

好久的好久没有尽情的御用过文字去表达什么真正的心情了,
貌似活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压抑,总是拼命的压抑着自己,因为害怕悲伤,不,不是害怕,是不敢悲伤,而所谓的弥漫,在眼眸中,却深深的凝露成了灰色,好久没有去沾染文字,似乎,不知从某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我自己已经被文字脱离,那文字,不管是华丽还是质朴,都已经不能表 达出我真正所要表达的感情,没有伤与悲的世界,不是我所要的繁华……

生性本就极端与淡漠,但我的世界却没有恨,似乎不完整,但却觉得这样最好,柔弱的性子,受不起的恨的炽烈,不爱了,那便就淡漠吧,要么就是被我死命的在乎,要么,我的世界有你等于无,进入过内心的 感情似乎,每一段都很珍惜,对每一个貌似都很在乎,但是永远只有自己知道。在我心中,在乎的人,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不在于现实,而存在于虚拟,那是一段段童话,也许是我们一起,也许是我一个人所营造的童话。

有点感觉这个现实不太适合我,或许是我太梦幻,还是太幼稚,反正,我在这个现实里活不了,存在的意义,只是去体验无尽的疼痛与悲伤,也许,是因为灵魂早已脱节,也许,是刻意的自我欺骗。总是想去忘记一切,却偏偏又那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不再于自己,而是这整个社会的黑暗。

总是在思量,当我孤单的时候,可以找谁,所有我想找 的人,都已被我烦得烦不其烦,周围的人群喧嚣,也解不了我的寂寞,转过头去,茫茫人海中,全是陌生的面孔,不相识的那么多,有谁说过,五百年才修得擦肩而过,那么多擦肩而过的人,呵呵,得修多少个五百年啊。

一直都在说,我受的恩宠太多太多,我是个很知足的人,也是个很惜福的人,我每天都在拼命 的去珍惜,拼命的去努力,但是好像没什么用,一天那么几个小时,无论我再怎么用尽心力去挽留。他还是无情流走,感觉我在一步步的衰老,一步步的走向死亡,也许,一个18岁孩子说个有点感觉太早,但是不是吗,每个人一生下来,本来就是个逐渐迈向坟墓的过程,每天都像是在等待的死亡,尽管很抗拒,但我们却无能为力,我曾经试着洒脱,试着对自己说,活在当下就好,但是,我自己却由不得自己不去想那么多,我没有那种豁达是,也没有那种无谓,感觉,也许,人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弱小的动物。不是吗,因为有了思想,才开始短暂,因为有了思想,才有了开始,因为有了思想,才不得不去面对结束,也许,你俯下腰身,拾起路边的一颗石子,他的存在,必须要以亿来计算,也许,你抬头仰望,那片白云,已在这世间,看过了多少潮起潮落,跌宕起伏,也许,那路边的一颗正苍劲的大树,他的年轮,数起来,比我们三生的年份还要多。这是否也是一份人类 的无奈。

似乎,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在骄傲的活着,骄傲的有点自负,也一直有人容忍我的骄傲,或,放纵着我的骄傲,迷失在那斑斓的敷衍与奉承里,一直都以为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存在,一直以为自己是那最湖中心耀眼的莲花,就算有天鹅比我美丽,也只是因为,我因为先天缺少了那份灵动,但最后却发现,原来,我活在的,只是那么因为点滴阳光照耀的泡沫世界里,易碎,已碎,突兀出的,是残破的断垣,原来我不是那莲花,甚至连荷叶都不是,我只是那湖洛边,最不起眼的一叶浮萍,连容身之地都找不到。

思量间,伊人已去,找不到归路,总是寻寻觅觅,想在这世间找到个能真正让我蜷缩的所在,却没有想到,自己本来就是个刺猬,得到温暖的同时,刺伤的是别人,所以注定,一个人。当一切开始颓废,我是否还有重新开始的理由,我似乎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曾走出,也不敢走出,我淡漠所有人的同时,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把我淡漠,也许是吧,没人会在乎。其实,很讨厌悲伤,当每次悲伤弥漫的时候,我也就开始讨厌自己,是的,是讨厌自己,我说过,我的世界只有极端和淡漠,只有爱和淡漠,但是,我唯一讨厌的人,便是我自己,有人说过,不爱自己的人,也注定得不到别人的爱,是这样的吗,也许是的吧,注定得不到。

秋天开始悲伤落叶,冬天却还在等待飞雪,我的世界,却无论怎么努力,都只是在黑色弥漫……

正文完
微信扫码打开小程序体验更多功能
post-qrcode
 1
沛霖主页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沛霖主页 2016-02-08发表,共计1648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