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那逝去的青春!!!

1,805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1522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4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突然在数据库中找到一篇隐藏了多年的文章,特此置顶,纪念那逝去的青春!!!

记念 ss,向一个伟大的创造告别!!!

毫无征兆,Github 上 shadowsocks 项目 Wiki 被全部删除。那时的我天真地寄希望于作者只是厌倦于和无穷无尽的小白和 SSR 项目的抄袭,天真的以为这个项目还会以相对高的门槛运行下去。
之后就传出 clowwindy 被喝茶的消息,我震惊,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墙外维护这些项目的,以至于我目瞪口呆许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对他的敬佩。
我早就知道 ss 这个神话总会有终结的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是今天,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
我自认为不是愤青,甚至我曾经以为我不会谈论一个政治事件浪费我的人生,只是我在我的生活受到损害的时候才再次体会到,个人命运和国家是紧密相联的,身在一个国家,想和这个国家的政治无关,是不可能的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ss 多年的开发进程,残存在Github 的编辑记录里,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 SSR 支持者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作为一个在 IT 这个圈子里的人,我无非是比普通网民多了一点点手段,有能力在高墙之上钻出一两个洞,一窥外面的世界,偶尔还能拉上朋友,和我一起坐在洞旁,讨论那些可贵的风景。而 ss 便是让我有机会在高墙上打孔的锤子镰刀。可是我也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数个巴掌大的所谓风景,只是在伏在高墙之下,对高墙之上的肉食者摇首乞怜的结果;因为我心知肚明,白名单这一对民众而已彻底无解的手段始终作为王牌掌握在肉食者手里,也是悬在无数 IT 业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在20日下午,才知道 ss 停止维护的事,晚上便得到噩耗,说 clowwindy 被约谈。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 Github 上的残余无几的代码。还有一些,是谷歌的网页快照。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约谈,简直是逼迫,clowwindy 已然关闭了他的 Twitter 帐号。
但当局就有令,说他们是“反动分子”!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被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方校长在虚拟的国境线上画了一个圈,于是大大们在圈子里自封为王,小白们抓住大大的腿毛,在充满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主权的圈子里,大大们和小白们形成了一个奇特的自给系统。当然,有人会觉得,没有谷歌,我们有百度;没有 Twitter,我们有微博;没有
YouTube,我们有优酷土豆,有人会觉得墙内世界已经确实可以自给自足。当然,不可否认在墙的滋养下,一批所谓的国产成长了起来,但是,请你睁大眼睛,看一看在实质垄断下的中国互联网,滋生了多少流氓。当你下载一个软件却惨遭流氓安装百度杀毒全家桶的时候、当你搜一个关键词满屏都是竞价排名的时候、当你的微博充满了僵尸粉的时候、当微博主页都挂满了毫无意义的推广的时候、当你看一集视频要看三分钟广告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认为墙里的世界和墙外没什么区别呢

沛霖主页

共计1人点赞,其中1人来自小程序

正文完
 1
沛霖主页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沛霖主页 2015-09-01发表,共计1522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